时光深处

留白cp 偶遇(下)

        "我们总共才见过几次,你这样说,这样做,不合情理。"白敬亭   抽回手,坐起身来。

      "小白哥",刘昊然的眼睛,本来是一片海水,现在却燃烧起一簇火焰,"没有不合情理的事。"

        他再次捧住他的脸。白敬亭感觉到一个吻落在了自己的眼角,那里是他的泪痣,然后一只手温柔地摩挲上去,又落下缠绵湿热的吻。而后鼻子抵住鼻尖,滑向颈侧,白敬亭情不自禁地战栗起来。眼角露春而又含悲。

       刘昊然用舌头撬开白敬亭的唇,强势地扫荡着整个口腔,又纠缠住那根躲避的舌,在他快喘不过气时再放开,快意无比。

       衬衣不觉间已被全部除下, 白玉一般的皮肤在微凉的空气中战栗。刘昊然的舌头从喉结往下划,过胸口,一舔着一边吸。

        白敬亭眼角绯红,双目氤氲,痛苦且微弱地说:"不要再吸了,疼。" 这句话带着一丝颤音,一丝娇气,燃烧了身上人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 他吐出口里的东西,两臂抱着白敬亭:"你都27了,为什么看起来还这么纯净,这是勾人。"

        "我从没想过我会肖想一个男人。"再一低头,近乎凶暴地吮吸起来。白敬亭推不开,只得随他沉浮,溢出压抑又破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 刘昊然不知想到什么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:"你长成这样,又身在这样的圈子,想占你便宜的人不少吧?"     

      "你说什么,你给我滚!"白敬亭听到这话,身体一激灵,平白被侮辱了人格,还被人压在身下,这种认知让他羞愤。

        在一片混乱中他最终处在了下风,连裤子都在不知不觉中被褪下。

      这具身体几乎整个赤裸地呈现在面前了。刘昊然看着那强行被染上情色而又羞愤的脸,那绯红而露怯的唇,那不盈一握的腰,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:"你说滚,一点杀伤力都没有,我知道你没有男人。"

        他用力地握上那副腰肢,他本身是一个待人温和有理的人,而现在,在白敬亭这里,却总是想用最大的力气将他揉碎。他贴着白敬亭的耳朵,"这么细的腰,你说,我是不是稍微用力,就会把它弄断?"

        白敬亭看了他半晌,笑了笑,用手搭上他的肩 :"你可以试试。"


留白cp 白敬亭的眼睛

        白敬亭有一双眼睛,不大,但很水,就带了一丝媚,含一点羞怯纯洁,这一点媚和怯,在别有心思的人看来,便会生出无限遐想。眼睑的幅度恰到好处,笑起来很甜,叫人心生愉悦。

       刘昊然当然是帅的,阳光的,上天给他安排了一个充满心机的鼻子,其次是眉骨。他可以是俊朗的,帅酷的,但和柔润没多大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 当他对上白敬亭的眼睛,突然感觉那水气和媚气离里含了一丝委屈,降低了那份甜度,他突然很想去抚平那丝委屈。但他无从下手。白敬亭再怎么水和媚,再怎么委屈,也是一米八三的人,长身玉立在那里 ,白皙的,无辜的,沉默时便是一抹剪影。但那份委屈始终摆在哪里,刘昊然也始终不得要领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留白粉的苦痛

         呜呼!留白粉们不想说什么了。真的磕CP,敢于直面成堆的拉郎,敢于正视可怜的同框,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?然而CP又常常为庸人设计,以同框的频繁,来刷掉落后的排名,即使留下狰狞的痛苦和粉碎的理想。在这狰狞的痛苦和粉碎的理想中,留白粉们又暂得偷生,囚禁在这进退维谷的世界,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。

留白cp 偶遇(中)

        "滚开。"白敬亭没有一点挣扎,但声音坚硬而冰冷。
       这句话冻结了刘昊然的动作,他慢慢地抽出手,直起身来,坐在床边。白敬亭静静地躺在哪里,头发凌乱,脸色苍白,眼神迷茫而又悲伤。他没有愤怒,有的是无力与些许荒谬。  
       "你这是什么意思?" 
       "我……"刘昊然弯下腰,扶着额头。
       "我对你有一种奇怪的感觉,从第一次见你。我就很想抱抱你,尝尝你的味道,你信吗?"
       他放下手转过头对准床上的白敬亭,他的眼珠愈发漆黑。  
       "可我喜欢的不该是女的吗?我以为那只是好奇,可我今天一看到你,还是忍不住想亲近你,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。你身上有我想要的东西。他们都说我少年老成,会照顾所有人,可其实我不止被别人需要,也需要别人。你的眼睛,你的嘴唇,你笑或不笑,在我眼里,没一处地方不好,知道吗?我想接近你的生活,可总没机会,时间总是对不上。如果今天没有相遇,下次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,时间会冲淡一切,我不想这样。"
       他拉起白敬亭的手,放在胸口。"我很害怕。"
        白敬亭感觉到他心口跳动得很厉害,到底没有抽回手,一声叹息:"所以你说这么多,到底要我听什么。"
       他看着两年前见过的少年,他的脸越发有些棱角了,头发还是固执的黑,侧面看去,鬓若刀裁。
      "我没有不良嗜好,算得上是一个好人,我的脸和身材也还可以。"
         他停顿片刻:"你有女朋友吗。"
         "没有。"
        "有男朋友吗?"
        "什么?"
        "那看来也没有。"
        "要不,试试我。"
       白敬亭终于明白了。
        白敬亭想自己其实一直是个寂寞的人,这么些年了,朋友看来看去也就那么几个,对方对他好,深交了他就要对对方更好。可生活的另一个侧面,也还是少点什么。他看向刘昊然,他的礼服有点凌乱,在黑山白水之间,那双眼睛是明亮的。
       这样的一个人,这样的一双眼睛。未来会怎样?他问自己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"我接下来要做的事,可能超出你之前对我的认知。但我不想停,我怕再没有机会,怕浪费时间,你明白吗?"   
      "你怎么这么多问,可又不让我回答。"白敬亭一声叹息,抽出自己的手,终于摸上他的脸。
       刘昊然陡然按住他的手,压制而又疑惑:"你这是……"

留白CP 偶遇(上)

       真的没想到,在颁奖典礼结束的后台,遇见了白敬亭,他穿了一身正装,出奇地清雅修长。刘昊然努力拨开人群,大声叫道:"嘿,小白哥!"
       人声喧哗,没有回应。他又叫道:"白白,白敬亭!这边。"
       白敬亭的目光扫了过来,一泓春水般柔和平静,是那么的熨帖。
       刘昊然一脸愉悦地站到他跟前:"好久不见了,小白哥。"
      白敬亭微笑着说:"恭喜你啊,拿奖了。"
       刘昊然挠了挠头:"嗨,一个小奖,有什么。怎么样,准备走了么?"
       "我这陪跑的也完成任务了,该撤了。"
      刘昊然搭住他的肩,"一起走吧。"
      白敬亭说:"好啊,我先去一下洗手间。"
      "那咱们一起去。"刘昊然飞快地说。
       两个人揽着肩头到了洗手间。白敬亭打开一个隔间走进去,很快就出来了。他见刘昊然站在洗手池旁:"你不上?"
       "哦,现在上不出来,等着你。"
       白敬亭在他的目光之下走向洗手池 ,打开龙头,望向镜中的自己。他看见刘昊然的眼光看向自己,他这两年眼窝越发深,连着眼光也深邃起来。白敬亭笑了笑,别开视线:"这两年拍了那么多作品,挺累的吧。"

         "还好吧,感觉还行,不就做这一行吗,能做多好就尽力做吧。"

         还是那么认真,那么较真。白敬亭想。
        洗完手,白敬亭一转身,刘昊然不知什么时候已到了他的面前,看着他点眼睛,白敬亭有一点压迫感。
       刘昊然比他高,这两年气质沉淀了许多,此刻收敛了少年的锋芒,本应可亲,却无形中让白敬亭感觉有一丝莫名压力。白敬亭自己本是温和清淡惯了,事业不愠不火,爱着自己的各种RAP各种舞,充实而又寂寞地过着。
      他转过脸,站到刘昊然身侧:"咱们走吧。"

       "走吧。"

       "小白哥。你有助理跟着吗?"

        "我早让他们走了,这里离我家不远,我自己开车回去就行。"

       刘昊然知道他的助理是表哥和同学,自由度没得说。

       "我打个电话。"

       白敬亭看他打完电话,听他说:"咱俩好久没见面了,一起吃点宵夜吧。我那边有一个庆功宴,不去了。"

        白敬亭有些踌躇"这么晚还吃宵夜,不管理身材了。"

      "今天遇到你,特别高兴。怎么样,找个地方,开你的车。"

      白敬亭抿了抿嘴,他并不太有吃夜宵的兴致,也架不住刘昊然的热情,他们见面加起来总共不超过三次。可人家这么热情, 自己也不好推托。

      他想了想说:"去哪里好呢,如果被记者拍到,会不会不太好,你那庆功宴……"

      "没事。那去你家吧,我还没去过你家呢。我也想去感觉一下坐在鞋盒中吃火锅的味道。"

       转折来得太快,白敬亭有点回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   "怎么,不方便吗?"

      他笑了一笑,细细的牙齿露出来:"不,怎么会。"

     刘昊然看着他的笑,也微笑着抱住他的肩说到道,快走吧。

       就这样被揽到了车上,白敬亭边插钥匙边说:"我家现在可没火锅。"

      "吃什么都无所谓。到了再看,有什么吃什么,没了再买。"

        开车不过十分钟,白敬亭下车时如释重负,刘昊然一直在说话,很亲近,很热络,像是不久前才见过面的老朋友,白敬亭甚至感觉那鼻息声就在自己耳边。

        乘电梯进门,刘昊然主动把门带上。白敬亭对他说:"我先换个衣服好吗,等下出来弄吃的。"

        他进了卧室,解开领带,听到门响了一声,他回头一看,刘昊然进来了。他笑着道:"稍等一下,我马上就好。"
     "要不要我帮你。"
     "哪儿能呢,这又不是拍戏。"他转过身,手停留在衬衣扣子上,"你先出去一下成不,被人看着换衣服我还有点不习惯。"
        须臾没有听到回答 ,正想回头,只觉背上一热,有个东西贴了过来。他惶惑地回头,对上刘昊然那双意味不明的眼。
       他来不及说什么,刘昊然突然捧起他的脸。
        "我想亲你。"

         他的嘴覆了上来,很热很湿。

         "你干什么。"白敬亭挣扎了一下,对方的力度大得他无法挣脱。

        "你长了一张很好看的嘴。"

         "你……"

        话音未落,那张嘴又覆上来了,舌头蛮狠地进来,吸得急切。

        这样的迫切和力度让白敬亭感觉自己像是被一团火包着,烧得他丧失清明,纤巧细长的手指一时无措。他能感觉那双手甚至脱掉了他的外衣,解开了他的衬衫,紧紧箍住了他的腰,把他压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    那腰真的不盈一握。刘昊然只觉得身下软滑细白,温润销魂。

        " 你给我起开,你这是干什么?"

        白敬亭带着一丝哭腔与愤怒。他才从懵懂震惊中回过神来,清醒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。他的嘴唇鲜明地红润着,水色无限。他的脸本身极白,现在却白得虚无。

留白CP 他想

        他觉得有些恍惚。有那么一瞬间,他想亲上那张脸眼角那颗痣,想摸摸那个小的喉结,再摸摸喉结下面的另一颗痣。他想自己有点明白那个人的好处了。 那抹白始终晃着他。那个人不说话的时候,是优美的脆弱的疏离的,开口的时候,是温和的平静的强大的。一切那么恰到好处,又不痛不痒。

        在录明星大侦探之前,知道会与他碰面,鉴于B站的视频,总有几分尴尬。他的一句似曾相识让他感受到了对方释放出的善意。但他仍有着本能的抗拒,他知道山花,知道现在的炒作方式,知道官微的宣传方式。他也曾有过欧阳娜娜,谭松韵,虽说是炒作,但始终有几分他喜欢的青春俏皮可爱。可眼前的这位是个男的,那么高,他一向更喜欢小小的可爱的。但也还忍不住看向他,想亲近他,自己的工作室发了一些模棱两可的隐含的东西,他是知道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之前的防奋警戒全都消散了,同人视频人家也许根本不关心,想走近他的生活,还差得远呢。以后会不会有交集,也许交给天意。